<form id="d1zv9"><nobr id="d1zv9"><meter id="d1zv9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d1zv9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em id="d1zv9"></em>

              寧波門店連續4個月告捷,盒馬全面盈利拐點已來?

              —— [db:副標題]

              財經故事會 2022-05-04

              原標題:寧波門店連續4個月告捷,盒馬全面盈利拐點已來?

              采寫/財經故事薈

              2022年開春,零售行業鮮見好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傳統賽道上,家樂福深圳梅林店宣告2022年5月6日停止營業,此前的3月31日,經營了18年的北京中關村家樂福關門歇業——作為亞洲規模最大的門店,它曾是家樂福津津樂道的一面旗幟。

              家樂福開年連關五店,2021年全年,這一數字是20家;沃爾瑪在去年也關閉了35家賣場。

              新玩家也未見起色——前置倉上市公司不但沒能走出虧損,現金流也出現問題,而新零售標桿盒馬,也因為關閉4家門店,而招來爭議。

              在疫情和行業變革的雙重影響下,盈利,成了新老零售企業面前的一道坎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也有好消息——它隱藏在三江發布的年報中。5家授權三江購物經營的寧波盒馬門店,從2021年12月到2022年3月,連續4個月實現盈利。

              總結起來,這場階段性戰役的勝利,似乎也出沒什么奇招:降本增效、數字化升級、增強商品力。

              三江年報,背后傳遞的是模式捷報:以前常說模式跑通,現在是“跑盈”。

              二線城市能告捷,對于消費能力更高、用戶基數更大、復購率更高的一線城市而言,應該離V字的手勢更近。

              如此看,盒馬離全國盈利,還有多遠?

              這關乎行業士氣。

              從“自負盈虧”到“二線捷報”

              2022年年初關于盒馬的新聞,足以震動行業,兩件大事:1、阿里推行“經營責任制”,盒馬等BU需要自立門戶,自負盈虧。2、盒馬敲定的2022年發展目標,其中明確提到,要“勒緊褲腰帶”,從“單店盈利提升為全面盈利”。

              這次,寧波盒馬的年報釋放著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信號。

              資料顯示,這5家寧波盒馬門店,由盒馬與三江合作經營,品牌、商品、運營,業態與盒馬其他區域并無不同,因此可以窺一區而見全貌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,早在2019年,阿里巴巴投資者日上就曾透露,截至該年9月底,營運超12個月的自營盒馬鮮生門店(均位于上海),經調整EBITDA成功錄得盈利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12月,盒馬新開四城均已實現首月盈利。加上寧波盒馬,三次秀出的成績單,分別對應三種狀況——一線城市老店,二線城市新店,二線城市老店。這與叮咚買菜、每日優鮮的盈利區域大不相同。

              此前,每日優鮮和叮咚買菜階段性盈利的區域,其一都是位于其總部大本營——叮咚在上海,每日優鮮在北京??偛渴袌稣J同度高,訂單密度大,公司傾注的資源最多,因此,盈利來說相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其二,兩者盈利區域都在一線城市——北京或上海,這里消費力強,客單價高,訂單密集,進而降低履約成本率,扭虧為盈,難度較低。比如,根據測算,叮咚買菜的全國平均客單價為54.14元,比上海的這一數據66元少了12元。

              相比之下,二線城市寧波的用戶消費能力,要低于一線城市,客單價也較低,而且,寧波既非盒馬總部大本營,也非其最早運營的市場——比上海首店晚開一年,從各個維度來看,要在寧波實現持續盈利,其實難度更高。

              從這個維度來看,盒馬作為典型的消費升級業態,如果能在消費力較弱的二線城市,解出了盈利難題,那么在其他一二線城市盈利,也順理成章。

              留住年輕人,才有未來

              看新零售未來能否跨越盈利這道坎,關鍵要看它是否年輕。

              “年輕”不在于企業經營了幾年,而是它是否能取得年輕人的信任和青睞。

              先從用戶結構來看,盒馬用戶主要為25歲-45歲區間的城市白領。這一群體的消費力較強,消費欲望高,人均客單價較高,在消費結構中,除了青菜水果,還愿意下單更多高客單價商品,整體客均客單價更高。

              因此,即便在保持高性價比的定價機制下,也能通過高客單價以及單均高毛利,覆蓋履約成本,走向常態盈利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盒馬在商品力和供應鏈上的長板,讓其具備了二元身份——“零售商”、“品牌商”合一,也支撐了其經營效率的持續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來看,傳統商超、社區團購,主要身份還是“渠道商”,這一模式的優勢在于相對輕便,無需介入到商品定位、研發、生產中,但短板在于商品同質化高,容易落入價格戰紅海。

              而盒馬強勢的自有品牌,既可通過差異性和個性化,換取高粘性的專一客戶,也能以此保留高毛利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有新意,才有吸引力

              縱觀頭部的全球零售巨頭,無論是沃爾瑪還是Costco,自有品牌都是其核心競爭力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沃爾瑪中國的自有品牌整體SKU數已近4000款。自有品牌推高了沃爾瑪的毛利率,常年維持25%左右,相比之下,大多數超市的毛利率僅有10%-15%左右。而Costco開發的自有品牌Kirkland,對其GMV的貢獻占比已經高達四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對比兩位美國前輩,盒馬X會員店步子邁得更大更快,其自有品牌占比超過40%,遠超山姆會員店的16.89%與Costco的28.17%。

              以正當風口的預制菜為例,2021年,盒馬預制菜銷售額同比增70%。高增長,依賴于盒馬一攬子的研發創新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盒馬預制菜,80%-90%的產品都是自主研發。在研發速度上,盒馬是以周為計算單位迭代。時令商品對于全年銷售額的貢獻占比一半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盒馬預制菜同樣要算成本賬,其做法是把成本拆分到元素級,以用戶需求為研發原點,同時也基于供應鏈能力,不偏離高性價比的標尺。

              從這個維度來看,盒馬未來走向全面盈利,是賴于商品力、供應鏈,超越了“殺敵1000,自損800”的“價格戰”,升維到了價值戰。而錨定消費升級的新零售,其決勝局必然在“價值戰”的新主場上。

              過去幾十年,老牌商超其實享受長期的低租金,先發優勢凸顯,而盒馬等新玩家作為后來者,手里拿到的牌并不好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20年長租約陸續到期,更多的好位置閑置出來,整個競爭態勢也趨于公平利好,這也助攻新零售玩家走向盈利新常態。

              (免責聲明: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,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,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極客網無關。文章僅供讀者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投訴郵箱:editor@fromgeek.com)

              標簽寧波
              • 財經故事會
                郵箱:caoceng@fromgeek.com
                大時代,大公司,大佬。。。。。資深圍觀,謹慎發言,期待一語中的
                分享本文到
              久久精品蜜芽TV,两根一进一出啊灌满了啊,日本爽快片18禁片免费久久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1zv9"><nobr id="d1zv9"><meter id="d1zv9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1zv9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d1zv9"></em>